<var id="1vr7h"><dl id="1vr7h"><listing id="1vr7h"></listing></dl></var>
<var id="1vr7h"><strike id="1vr7h"><progress id="1vr7h"></progress></strike></var>
<cite id="1vr7h"></cite>
<var id="1vr7h"></var>
<var id="1vr7h"></var>
<var id="1vr7h"></var>
<var id="1vr7h"><strike id="1vr7h"></strike></var>

山西中醫藥簡史—中醫簡史

發布時間:     來源:山西中醫學院附屬醫院     作者:宣傳科

  山西中醫起源

  炎帝,中國遠古時期部落聯盟首領,號神農氏,又稱赤帝,與黃帝并稱為中華始祖,距今6000年至5500年左右。我省高平、長治兩地有大量炎帝遺跡,其范圍之大、密集度之高,實為全國所僅見。高平市神農鎮炎帝遺址、遺跡尤為集中。這里有炎帝陵、炎帝廟(神農廟)、炎帝行宮、神農泉。其中神農廟又有炎帝上廟、炎帝中廟和炎帝下廟之分。神農鎮北的羊頭山和長治市的百谷山、黎城縣也有神農廟、神農城、神農井以及神農部族的活動遺跡。黎城縣寶泰寺(今廢)所存隋代的一塊石碑稱:古上黨地區為“炎帝獲嘉禾之地”。這塊石碑是全國范圍內現存有關炎帝文化的最早的一塊,故有極高的史料和文物價值,為其他地區所未有。羊頭山神農廟中一塊唐天授二年(691年)的石碑,更明確記載“此山(按即羊頭山)炎帝所居也”,炎帝在這里“嘗庶草……獲五谷,……創制耒耜,始興稼穡”。長治市的百谷山也是炎帝嘗百谷之處。山上神農井旁至今還立有一塊用楷書書寫有“炎帝”字樣的殘碑,該碑因殘破不全而無法考證其年代。

圖為百谷山炎帝銅像及炎帝居所羊頭山

  堯時有位靈應侯,因治病有奇驗,被人們尊為神醫,立廟祀之。其廟至今猶在長子縣西25公里處的方山之巔。

  山西中醫在各個時期的發展

  1.春秋戰國時期

  春秋戰國時期名醫醫和、醫緩、扁鵲均在山西留下膾炙人口的醫療事跡。公元前581年,秦國名醫醫緩應晉國之請,入晉為晉景公治病。醫緩診后斷定景公已“病入膏肓”,果然,沒過十日景公即病逝。嗣后,秦國名醫醫和又應邀給晉平公治病。他在與平公君臣的問對中,針對平公素常寒暖失宜而闡明“天有六氣……曰陰、陽、風、雨、晦、明也。分為四時,序為五節,過則為菑”的外感病學理論,就平公日常性生活不節而提出近女色應“節之”的攝生觀點。這些都是中醫學理論寶貴的早期文獻資料。

圖為永濟扁鵲廟塑像

  《史記·扁鵲倉公列傳》記載齊國名醫扁鵲在山西的治驗數則,開中醫醫案之濫觴。晉昭公時,晉大夫趙簡子病“五日不知人”,專程請扁鵲為之診。扁鵲根據秦穆公亦嘗病此,七日而寤,斷定是“血脈治也”,指出趙簡子“不出三日必間(即病愈),間必有言也”。后其言應而不爽,趙簡子特賜扁鵲土地四萬畝。賜田約在今平定縣西南一帶,現該縣城南之山名鵲山,山上之廟亦名鵲廟,古跡猶存。永濟市扁鵲廟及墓為省級重點保護單位,始修年代失考。墓冢有碑,為大觀元年(1107年)立,為目前發現扁鵲墓最早者。扁鵲廟里保存有明代的扁鵲塑像及黃帝時期至明代神醫塑像21尊,這在全國實屬罕見。

  2.秦、兩漢、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

  這個時期山西中醫事業繼續發展。西漢武帝劉徹在位時,河東(今夏縣)有女醫義姁,“以醫幸王太后”,因此成為御醫。經初步考證,她比醫學史上為人稱道的女醫淳于衍還早六十多年,是史籍記載中的第一個女中醫。晉代裴頠,河東人,《晉書》有傳,稱其“宏雅有遠識……兼明醫術”。

圖為史載女醫第一人義姁

  此一時期山西開始出現中醫著述。晉代佚名氏著《救饑辟谷諸方》,書中專論荒饉時以自然界野生植物制作代食品。其書比明朱棣編撰的《救荒本草》早約1000多年。

圖為王叔和煉丹室

  王叔和,名熙,山西高平人(今高平市王寺村),曾任太醫令,精通經史,窮究醫學脈理,撰有《脈經》10卷。編次醫圣張仲景《傷寒雜病論》,為《傷寒論》與《金匱要略》,為弘揚仲景學說作出了巨大貢獻。至今當地還流傳著許多王叔和的故事,王寺村現存古藥碾傳說為王叔和所留。村后韓王山上有石室,據說為王叔和煉丹處,室內外題刻風化幾盡,然內壁有多個“王”字依稀可見。

圖為曇鸞晚年修行的山西交城石壁玄中寺是凈土宗祖庭之一

  北魏凈土宗大師曇鸞,雁門(今代縣)人,曾患“氣疾”,乃至江南,從陶弘景學方術。北返后,因“調心練氣,對病識緣”而名滿魏都。著有《調氣論》《療百病雜丸方》等,均佚。北魏李修,原籍陽平館陶(今河北館陶),后入籍代京(今大同),任中散令。太和中(479~499年)“常在禁內侍針藥,治多有效”,嘗集諸學士及工書者百余人,在東宮撰《諸藥方》百余卷行世。

  3.隋唐兩代

  此時期山西中醫事業又有明顯長進。隋時河東(今永濟縣一帶)有名醫人稱北山黃公,治病首先調理病人的飲食和睡眠,繼而才施以針藥,治法中突出了護理的作用,對后世有一定影響。唐王方慶,太原人,與楊文仲等名醫合著《療風氣諸方》、《隨身備急方》三卷、《四時常服及輕重大小諸方十八道》、《新本草》等書,其醫術之精,著述之富,皆名動當時。唐鄭深,翼城人,著《藥方》一卷。唐裴王庭,聞喜人,著《五色旁通五臟圖》一卷。唐薛景晦,著《古今集驗》十卷。

圖為“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開中醫醫話之先河

  唐朝一些著名政治家、文學家在“為人子不知醫,不足以為孝”(唐王勃語)思想影響下,常有旁涉醫典,兼精醫術者。“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絳州龍門(今河津縣)人,詩文之余撰有《醫語纂要》,開中醫醫話之先河,并作《黃帝八十一難經序》等。

  唐朝中興名臣狄仁杰,太原人,“善醫,尤擅針術”。唐河中晉、絳、慈、隰節度史李聽,“好方書,擇其驗者,題于帷帟,墻屋皆滿”。

  唐代著名醫學家孫思邈長期追隨高祖李淵、太宗李世民父子出入晉陜,曾長時間寓居今山西洪洞、臨汾等地,行醫濟世,著書立說,對當時山西中醫藥學的發展有著積極的影響。

  4.宋代

  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年),國家召儒臣林億、高保衡、孫奇等設立校正醫書局,全面系統整理古代流傳下來的醫藥文獻。在此氛圍中,山西中醫事業得到長足進步。當時著名的醫家馮文智,并州(今太原)人,“世以方技為業。太平興國中,詣都自陳,召試補醫學,加樂源縣主簿”。“咸平二年,明德后不豫,文智侍醫,既愈”被封為“尚藥奉御”,后又升任“醫官副使”等職。張騤,字公度,潞州(今長治市)人。“家世業醫”,而騤尤精于方脈,他曾為宋代大文學家黃庭堅的母親治病。黃母大便秘結,屢治不愈,諸醫束手。后請張騤,投藥即愈。李春華,字子實,絳州(今新絳)人,精擅外科。余如襄陵(今襄汾縣)張德明、定襄周候,亦皆為當地一時之名醫。

  長于著作者有:高若訥,榆次人,除對《傷寒論》《千金方》《外臺秘要》等考訂訛謬外,還自著《素問誤文闕義》一卷、《傷寒類要》四卷等。因高氏后來移居衛州(今河南新鄉一帶),故《宋史》中有“名醫多出衛州,皆本高氏學焉”之說。太原人王袞,雖一生為官,但多年苦心搜求,積方七千余首,于慶歷七年(1047年)從中選出五百多首,編纂成《博濟方》五卷,刊行于世,對后世中醫方劑學發展有一定影響。莊綽,字季裕,清源(今清徐縣)人。曾患痎瘧,因被庸醫妄治而胕腫。后得陳了翁家傳灸膏肓腧穴法,遂依法自治而病愈。于是他“考醫經同異,及所親試”著論十篇,并附繪圖,名《灸膏肓腧穴法》。元代竇桂芳將該書和佚名氏的《黃帝明堂灸經》、金何若愚的《子午流注經》、元竇杰的《針經指南》集為一帙,題名《針灸四書》,鋟板問世。該書為針灸學界歷來重視的一部針灸學古典文獻。另外,陳寬著《內經藥類》、周候著《周氏衛生方》、裴宗元著《藥詮總辨》、李春華著《外科奇方》等,惜代遠年湮,已多不傳。

  宋代政治家文彥博,字寬夫,介休人,兼精醫學。著有《本草圖書》和《藥準》一卷。史學家司馬光,陜州夏縣(今山西夏縣)人,著《醫問》七篇。金元好問,字裕之,號遺山,秀容(今忻縣)人,宋淳祐二年(1242年)集自用效方數十首,編撰《集驗方》一卷,還為周候著的《周氏衛生方》一書作序,其醫學造詣頗高。

圖為司馬光公祠

  山西陽城山頭村有一常氏墓銘,記載了一段被史遺忘的史實:宋徽宗政和四年(公元1114年),金人南侵,在平陽一帶與宋兵大戰余年,宋軍漸不支。時值陰雨天,戰馬三分之一生病,兵力更不支。常半村獸醫常順調草藥六七味,以沸水烹之,傾之河水中。驅無病馬先浴飲之,后驅病馬浴飲之。馬愈,兵進,獲勝。宣和二年(公元1120年),欽封常順廣禪侯,以嘉其術。后來元代太宗又敕令建廣禪侯廟(俗稱水草廟),為其歌功頌德,樹碑立傳。據查證,“廣禪侯”是中國歷史上唯一的“獸醫侯”,“水草廟”是中國歷史上唯一的“獸醫廟”。

圖為我國唯一的獸醫廟—陽城水草廟

  5.元代

  元代山西著名醫家首推許國禎。許氏字進之,曲沃人。他生長在一個典型的官宦兼世醫之家,尤精醫術。因“莊太后有疾,國禎刻期而愈”,許氏被元世祖忽必烈授以榮祿大夫、提點太醫院事,至元十二年(1275年)遷禮部尚書,后又拜集賢大學士、光祿大夫。卒后,被迫封為薊國公。許國禎除治病外,還手著《增修本草》,修訂《御院藥方》十一卷等。許國禎之子許扆,亦善醫。元世祖時官禮部尚書、提點太醫院事。卒后,被追封為趙國公。王翼,字輔之,陽城人,著有《素問注括》(亦稱《素問注》、《素問注疑難》等名)、《傷寒歌括》等書。趙素,字才卿,河中(今永濟)人,道士。趙氏值金兵之亂遁跡吳山,獲宋朝大中祥符年間奉敕編修的《風科集驗方》原本。遂與趙大申共同訂訛、補闕,纂成《訂補風科集驗方》二十八卷。梁周泰,字百亨,稷山人,元至正間,由儒醫授平陽路醫教授。其子梁權;孫子梁叔東,皆繼其業。劉哈刺八嘟嚕,河東(今風陵渡)人,世代為醫,元世祖忽必烈時任太醫院管勾。杜思敬,汾州西河(今汾陽)人,他所編輯的《濟生拔萃方》十九卷,是中國醫學史上較早的叢書,收錄金元時期張潔古、李東垣等著作十九種,其中的《雜類名方》為杜思敬自撰。此書對中醫典籍的流傳起了積極作用。

  孝義市三皇廟,亦稱圣祖廟,現存建筑最早為元代遺構。殿內正面供奉太昊伏羲、神農炎帝、軒轅黃帝,兩側配祀古代十大名醫,山墻繪有“行醫圖”壁畫,壁畫色彩明艷,線條清晰,具有很高的歷史價值和科學價值。

圖為孝義三皇廟壁畫《刮骨療毒》

  永樂宮位于山西省芮城縣內,始建于元代,施工期前后共110多年。永樂宮規模宏偉,布局疏朗。除山門外,中軸線上還排列著龍虎殿、三清殿、純陽殿、重陽殿等四座高大的元代殿宇。壁畫滿布在四座大殿內。這些繪制精美的壁畫總面積達960平方米,題材豐富,畫技高超,其中多幅壁畫反映了宋金元時期的生活百態和醫療行為。

  6.明代

  山西中醫事業愈益發展,僅見于史志著錄的醫家即有三十多人,其中有世醫、儒醫、走方醫等。著作門類繁多,包括醫經、內科、傷寒、溫病、中藥、針灸等。

  內科方面的名醫有:韓昌,洪洞人,累世以醫相傳,又逢異人授以秘術,其醫學益精。武瓛,字大器,介休人,不但醫術高明,而且醫德高尚,嘗作論告誡子孫,非甚明理,勿輕學醫。瓛之子名惟真,亦能醫;其孫武鳴岡,醫名尤著。白允昌,字季文,陽城人,泰昌元年(1620年)選貢于廷,后棄舉子業,學為古文詞,“尤精于醫,時人以朱震亨目之”。白氏著作甚豐,有《醫匯》《醫約》《醫砥》等書多種,惜多不傳。此外還有宋銓,潞州(今長治市)人;張汝霖,猗氏(今臨猗)人;焦桂芳,保德人;趙巒,晉陽(今太原晉源鎮)人;郭邦信,永寧(今離石縣)人;程應寵,澤州(今晉城)人;薛仁附,曲沃人;李先春,大同人,皆為一方名醫。

  明末連年災荒,戰爭頻仍,瘟疫數度大面積流行,促進了傷寒、溫病學的發展,出現了不少名醫。張吾仁,號春堂,芮城人。其父張問達善治傷寒,吾仁潛心父業,并將臨證經驗所得,著為《傷寒辨舌》《世驗精法》《諸方論》等書十余卷。申相,長治人,通方脈,尤精傷寒一科,著《診家秘要》、《傷寒捷法歌》等書。任服遠,大同世醫。庚辰歲(1520年)瘟疫大行,得疾者,親友不相訪問,染之即不起。服遠遵祖父家法,用普濟消毒飲,身親診視,救人數千。

  針灸方面的醫家有:曹鶴征,絳縣人,為人醫病毫不索謝,“年九十八歲,面紅鬢白,鶴發童顏,里中呼為曹神仙”。鄭暉,鄉寧人,著《針灸淵源》二卷。暉弟鄭郊,做過小官,亦精于醫,著《醫學淵源》八卷。其子孫以醫術名聞鄉里者累世,堪稱針灸世家。

  此外,《平陽府志》載有一位少數民族針灸醫,“藥三德,永和人,苗之子也。針灸神效,忘讎活人”。

  明代山西醫家對本草也有進一步研究。鄭宗周,字伯忱,號意葵,文水人,著有《本草》一集。

  此一時期,山西還出現了一位醫術高明的女走方醫——介休韓醫婦。孝義知縣周佑因感其為自己母親治病奇驗,刻石(現介休境內)記其事跡:“余母夫人患噎病,七日湯勺不入口,氣奄奄垂盡。聞韓醫婦治噎有奇效,仆馬迎之來。以花椒煮水,令屢漱之。出一白石,長可三寸許,為棱六,一末銳,隱紅紋如線。納之口中,令咽其液,數以摩掐喉咽,外用箸探吻中喀,喀出一肉片卷之,狀若蛇,能蜿蜒動。……仍治如前法,復出一物。隨呼為面條食,三日而起。”因史籍對走方醫的記載甚少,上述乃為一段極為珍貴的史料。

  萬歷年間,山西監察御史趙文炳患痿痹,多方延醫,莫能奏效,于北京延請浙江衢縣人楊繼洲針刺而痊。之后,楊向趙出示一部書稿,趙文炳并表示愿資助他將所著付梓刊行。為完善書稿,趙文炳委派太原出版家靳賢為楊繼洲搜集資料,編輯整理,增刪內容,概括總結。這部名為《針灸大成》的巨著最終在山西平陽府(今臨汾市)付梓刊行。政壇與政界的雙料領袖、時任吏部尚書的山西獲澤人(今晉陽城縣)的王國光為之作序。在山西人的襄助下,《針灸大成》廣泛傳播,一刊再刊,終于風行天下。

  7.清代

  清代山西中醫事業發展空前鼎盛,醫家眾多,著述繁富,分科細密,理論與臨床多所創獲。

圖為清代中醫掛號牌,現藏于山西太谷

  醫經研究方面頗有成就者:如譚昌言,解州(今運城)人,嘉慶癸酉(1813年)解元,撰有《內經知要》一書。寧述俞,字繩武,號古愚,榆次人,有醫學著作多種,其《醫經小解》乃研究《素問》、《靈樞》之作。

  清代山西醫家脈、舌專著日見其多。閻南圖,字天池,號莼鳧,榆次人,長于著述,撰醫書十余種,僅脈學方面即有《脈法正宗》、《脈訣無雙》、《脈訣要論》等三種。和順縣李上云,廩生出身,兼精岐黃,著有《摩青脈理》一書。傅山曾贊其道:“李先生方,一味不可多易。”董纘譜,字承序,曲沃人,家世業醫,自撰《脈理入門》。其子董書林繼其業。此外,有襄陵(今襄汾縣)喬行可著《脈訣辨微》,榆次王春弟撰《脈訣淺論》,祁縣呂致中作《脈理秘訣》,長治丁懷(字玉田),著《醫學篇》,武鄉趙三麒(字乾符)作《醫脈系辭》。舌診著作方面,如李從泰,字亨齋,曲沃人,著《纂要傷寒金鏡錄》《三十六舌法》《驗舌辨證》等書;鄭納,鄉寧人,撰《傷寒舌鎰》一卷。

圖為清代晉商家用藥柜,現藏于山西太谷

  清代山西醫家在傷寒、溫病方面的研究進一步深入。潘毓俊,字力田,猗氏(今臨猗)人,著有《傷寒全略解》一書。郭明威,字南宮,沁州(今沁縣)人。郭氏祖父、父親皆業醫,其遂以醫鳴世,郭氏對張仲景《傷寒論》研究較深,見解獨到,與太原儒學教諭楊世泰持論相同,合撰《刪定傷寒論》。張無妄,字必靜,虞鄉(今永濟)人,著《條辨要解》,就明代著名傷寒論研究者方有執的《傷寒條辨》一書,予以進一步闡發。胡天祉,安邑人,作《六滔剖辨》,全面討論外感病的證治。此外,尚有高平石中玉《傷寒尊是》、曲沃董九成《傷寒心源》、榆次閻南圖《傷寒定規》《瘟證總訣》、榆次寧述俞《傷寒小解》等。

圖為清代藥店招幌,現藏于山西太谷

  本草著作有潘毓俊作《本草類通歌括》、石中玉著《本草談真》、張無妄的《本草便讀》。張鈞銑,字中天,浮山人,精針灸,善望診,結合村鄉用藥之實際,自撰《鄉藥芻言》。

  方劑學也得到長足的發展。楊斌,字全臣,猗氏(今臨猗)人,撰《類方三訂》。楊玉乾,永濟人,精內科、痘疹,用藥輕靈活潑,“每制方寥寥數味,劑亦不重,藥品必親勘,效如神”。有手抄《方書》數卷,皆生平歷驗之方,精微之論。邵有輝,虞鄉(今永濟)人,不但醫術精湛,且醫德高尚,“問病者,無貧富遠近,召必往”,編有《醫方集驗》四卷。常齡,字錫九,榆次人,編《群方集要》。孫友鰲,虞鄉人,著《經驗良方》。段富有,新絳人,手輯《經驗醫方》。郝毓秀,浮山人,撰《男女小兒醫方摘要》。李曦,聞喜人,作《醫方便覽》。陳灝,聞喜人,著《便驗良方》。費山壽,鄉寧人,纂《急救良方》一卷。都溫敦,崞縣(今原平)人,集《經驗單方》等。上述著作大都是緊密結合臨證實際,融匯個人經驗心得,以富于時用為特色。

  針灸方面的著作,如衛侶瑗,字友玉,曲沃人,精脈理,著《針灸全書》。子,鏞,承其業。邵化南,字臨棠,虞鄉(今永濟)人,儒而兼醫,著有《針灸發明》。

圖為清代行醫褡褳,現藏于山西太谷

  清代精于內科的醫家尤多,著作甚眾,其突出者如:范永昌,字濟華,黎城人,研經之暇,旁及醫理,求診者常盈門,有不遠數百里而相延者,著《醫學代口訣》二卷。羅維岳,長治人,晚年潛心研究王清任《醫林改錯》,取其理而矯其偏,撰成《醫林酌中》一書。王奎旰曾為之作序說,“夫《改錯》書,偏主溫補,用之不善,反為所誤。試貴乎變通而裁酌之,深幸羅君之取精用宏,其篤志有成之”。榆次人常齡,遺稿中有《雜癥萃精》。還有武鄉陳日可的《醫訣心傳》、澤州(今晉城)蘇榮生《病鏡》、潞安(今長治)程之玿《醫海勺波》、曲沃劉一明《痧脹全書》、高平趙溥《穆三堂醫學集解》、洪洞張恢《醫學便讀》、臨汾彭鑾《彭鑾醫書》、武鄉郝世銘《醫科補正》、榆次閻南圖《秘集》《治病定法》、高平石中玉《雜癥瑣言》《血癥瑣言》、愉次寧述俞《雜癥小解》等等,均能各據心得,在內科證治方面有所創新。

  外科方面的著作如:張慶,字善齋,襄陵(今襄汾)人,精通醫理,尤精瘡瘍一門,集生平經驗所得撰《外科決勝》。李恒言,字慶夫,洪洞人,著《外科秘要》二卷。榆次閻南圖著《外科囊括》。

  婦科,清道光七年(1827年)首由太平(今襄汾)人張鳳翔刊刻行世的《傅青主女科》四卷,影響深遠,遍及全國。該書署名傅山。傅氏字青主,號嗇廬、真山、公之他、石道人。傅氏乃明末清初之通儒,不只詩文、書畫冠絕一時,且精岐黃之術,被時人稱之為“仙醫”(詳見本書《醫者傅山》)。

圖為傅山像

  “麻疳驚痘”素為兒科四大癥,清代山西醫家在這方面的專著日益增多,可見當時兒科學的蓬勃發展狀況。李蔭棠,汾陽人,精于小兒痘科,著《秘藏痘科集》。張洪烈,稷山人,精于痘疹,自著《養天花》一書行世。猗氏(今臨猗)人衛誼作《痘疹正宗》,曲沃周克雍著《痘疹易簡錄》,安邑葛鳴陽著《保生衍慶》《幼幼心裁》,榆次常齡有《治痘集要》,洪洞楊積德撰《痘疹集要》,聞喜劉永和著《小兒要略》。西方種痘法于嘉慶十年(1805年)傳入澳門,南海邱浩川歷經十數寒暑的親自接種后,于二十二年(1817年)著成《引痘略》一書。同治光緒年間,榆次痘科名醫趙鴻即有《重訂引痘新略》一書問世,將新式種痘法迅速引進山西省。

  眼科醫家和著作如:楊遵程,平陸人,著《拔迷金針》,專論金針拔障之術。成右序,榆次人,著有《眼科小語》一冊。曲沃劉一明撰《眼科啟蒙》《眼科治驗》。榆次閻南圖作有《眼科金篦錄》。

  喉科醫家郝瑞川,太谷人,療疾不受酬,著《喉科心得錄》一卷。

  清代,山西醫家的醫話、醫案著作刊行多種,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中醫學術之發展狀況。樊希尤,虞鄉(今永濟)人,有《醫案》一書傳世。王王育,宇蓉塘,號潤園,介休人,自幼為舉子業,曾做過內閣中書等一些小官。因其母多病而習醫,后來不斷給同僚和相識者治病,積其治驗編為《醉花窗醫案》(《介休縣志》中記為《脈案》。浮山張鈞銑,著《醫治論案》。榆次閻南圖,撰《莼鳧醫案》二卷。

  養生學方面如:范鄗鼎,洪洞人,康熙丁未(1667年)進士,甲寅(1674年)行取知縣,循例告終養,杜門著書,老而彌篤。有著述多種,其《長生箋》為養生之作。

  法醫及著作:喬德徵,字升聞,浮山人,廩生,雍正乙酉(1729年)在兩廣封州、仁化等地做官,任間“潔己奉公,勤恤民隱,振興文教,獄多平反”。喬氏結合自己任職之業務,著成《增訂洗冤錄》。此書是自宋代宋慈《洗冤錄》問世以后,山西省唯一見于著錄的一部法醫著作。

  藥性?。呵宕轿鲏仃P儒醫郭秀升創作了普及中藥知識的藥性梆子戲《藥會圖》。故事內容主要講述的是:汾州老漢白甘草將女兒白菊花許給石斛為妻。“逐水寨”的山賊海藻、大戟、甘遂、芫花四大寇要搶娶白菊。白老漢令家仆梔子去請準女婿石斛來解救。經過一番廝殺,石斛最終娶得佳人并建功立業受皇封。該劇采用擬人化手法表現,除出場人物均為中藥外,隨著劇情的展開,中藥名詞及其性味功能乃至中醫用藥的知識都融于劇情的發展和人物對話中。山西中醫學院教授賈治中、楊燕飛花費20多年時間,收集、整理、點校了《藥會圖》《群英會》《草木傳》《藥性賦》《藥性巧合記》等多種版本的藥性劇,將其輯成《清代藥性劇》一書。

圖為山西中醫學院賈治中、楊燕飛教授整理的《清代藥性劇》

  鴉片戰爭后,西方文化和中國傳統文化開始廣泛交流和撞擊,山西中醫事業步入一個新的時期。

  8.民國

  民國時期,山西出現了以中醫改進研究會為代表的中醫學術團體,對山西的中醫事業起了促進作用。清末民初,西醫學傳入中國。民國元年(1912年),北洋政府教育部頒發醫學專門學校課程,專采西洋醫藥學,將中醫藥學排除于醫學教育之外。當時,全國各地中醫藥界組織中華醫藥聯合會進行抗爭。山西巡警總局衛生局醫員楊如候主張在山西應順應時代潮流組織中醫學術團體,以便切實實行中醫改進,得到山西中醫界名流如趙意空、陳觀光、梁秉鈞等的一致贊同和響應,也受到山西督軍兼省長閻錫山及其軍政要員如趙戴文、薄桂棠、郝光祖等的支持。民國8年(1919年)4月20日閻錫山出面發起,在督軍府西樓會議室正式成立山西中醫改進研究會。研究會成立后奉“改進中醫及藥學使能成一高等有統系之學術”為宗旨,開展了一系列活動。同時還有中央國醫館山西分館、太原市中醫公會、太原市國醫公會、大同藥王廟會和中醫公會等團體。

圖為山西太原中醫改進研究會與1921年6月編輯發行的《醫學雜志》,1937年出版第95期后???,為民國時期刊行時間較長的期刊

  民國13年(1924年)9月,地處晉西的臨縣突發鼠疫,初始報告死亡30余人。當時的山西“省公署”將臨縣報告疫情的函電轉至中醫改進研究會。研究會立即“由會中選派中醫并能曉西醫治法及針法之薛復初、趙儒珍二名,西醫安增壽一名,即日前經該縣察看情形,擇要攜中西藥品,親為診治,并指示一切加減藥物及預防方法,以期病者獲痊,早日撲滅,勿使蔓延”。短短三個月中,鼠疫奪去近600余生命。薛復初、趙儒珍等三人,在那樣艱苦、簡陋的條件下,靠兩條腿穿行于疫區重山之間,防疫、治病、遏制疫情,他們這種置個人安危于度外的奉獻精神,令人不禁肅然起敬。

  本篇選自中醫藥文化核心價值觀讀本《仁心無涯》。

彩票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