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1vr7h"><dl id="1vr7h"><listing id="1vr7h"></listing></dl></var>
<var id="1vr7h"><strike id="1vr7h"><progress id="1vr7h"></progress></strike></var>
<cite id="1vr7h"></cite>
<var id="1vr7h"></var>
<var id="1vr7h"></var>
<var id="1vr7h"></var>
<var id="1vr7h"><strike id="1vr7h"></strike></var>

晉商精神

發布時間:     來源:山西中醫學院附屬醫院     作者:宣傳科

  

  明清時期,山西商人稱雄國內外商界五個多世紀。他們的成功,就在于在一定的歷史條件下自覺和不自覺地發揚了一種特殊精神,它包括進取精神、敬業精神、團隊精神,我們可以把它歸之為“晉商精神”。這種精神也貫穿到晉商的經營意識、組織管理和心智素養之中,可謂晉商之魂。

  進取精神

  清朝大學士紀曉嵐曾說:“山西人多商于外,十余歲輒從人學貿易,俟蓄積有資,始歸納婦。”這就是說,事業不成,甚至連妻子也不娶??梢娚轿魅耸前呀浬套鳛榇笫聵I來看,他們通過經商來實現其創家立業、興宗耀祖的抱負,而這種觀念正是使其在商業上不斷進取的極其巨大的精神力量。

圖為大盛魁海外分號

  山西商人的進取心還表現在強烈的開拓精神上。有許多山西商人就是靠這種自強不息的精神,白手起家而成就大業。如著名的大盛魁商號,其創始人之一山西太谷人王相卿,幼年家貧,為生活所迫,曾為人傭工,在清軍費揚古部充伙夫,服雜役,后來與山西祁縣人張杰、史大學一起隨營貿易,先是挑擔子賣東西,后在烏里雅蘇臺、科布多開“吉盛堂”商號,其后改名為“大盛魁”,幾經折磨,終于白手起家。到雍正時大盛魁已經是一家具有相當規模的商號了。

圖為大盛魁銀票

  山西商人的進取精神還表現在他們不畏艱辛,敢于冒風險方面。他們拉著駱駝,千里走沙漠,冒風雪,犯險阻,北走蒙新邊疆;橫波萬里浪,東渡東瀛,南達南洋。充分表現了他們不畏艱辛、堅韌不拔的精神風貌。如山西商人在清代開辟了一條以山西、河北為樞紐,北越長城,貫穿蒙古戈壁大沙漠,到庫倫,再至恰克圖,進而深入俄境西伯利亞,又達歐洲腹地圣彼得堡、莫斯科的國際商路,這是繼我國古代絲綢之路衰落之后在清代興起的又一條陸上國際商路。這些事業的成功,沒有非常的氣魄與膽略是不可能實現的。他們不僅要經歷天氣環境之險,而且還常常遇到被盜賊搶掠乃至喪失生命之險。清嘉道以來,社會十分不安定,盜賊四出,商人外出經商很不安全。但是旅蒙晉商并不因此退縮,而是人越去越多,勢如潮涌。為了適應社會不安定的現狀,還有一些山西商人,自己練就武功。

圖為晉商的“萬里茶路”

  由上可見,開拓進取,自強不息,不畏艱辛,敢于冒險是明清晉商經商事業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

  敬業精神

  晉商的敬業精神,也是常為人所稱道的。敬,原是儒家哲學的一個基本范疇,孔子就主張人在一生中始終要勤奮、刻苦,為事業盡心盡力??梢?,敬是指一種思想專一、不渙散的精神狀態。

  山西人摒棄舊俗,褒商揚賈,以經商為榮。在封建社會中,傳統的觀念是重儒輕商,故“士農工商”四民中以士為一等,商為末等。但明清山西商人卻不這樣看,他們認為商和士農工是同等重要的事業,都是本業,同樣要敬,而勤奮、刻苦、謹慎的作風,又是敬業思想在實踐中的具體體現。

圖為太谷曹家“三多堂”

  勤奮是山西商人具有的良好品德。如榆次人李智春,生來家貧,年幼時父母雙亡,于是學商于直隸順德府布店,數十年勤勞不懈,為掌柜所重用,攢了點錢后,回鄉娶妻生子,其子繼續經商,后家境逐漸富裕。

  不怕苦,不怕累,也是山西商人的良好品德。太谷縣商人是山西票號三大幫之一,他們經商“跋涉數千里,率以為常”。乾隆《祁縣志》卷9載,祁縣閻成蘭“行商朔平、歸化,辛苦備嘗”。

  同時山西商人經商還以謹慎聞名。這并不是說他們不敢經營大的業務,恰恰相反,他們對大業務抓得很緊。但他們不輕易冒風險,不打無準備之仗,而是要在充分調查了解情況的基礎上,才拍板成交,以避免不必要的損失。

  團隊精神

  山西商人在經營活動中很重視發揮群體力量。他們用宗法社會的鄉里之誼彼此團結在一起,用會館的維系和精神上崇奉關圣的方式,增強相互間的了解,通過講義氣、講相與、講幫靠,協調商號間的關系,消除人際間的不和,形成大大小小的商幫群體。如祁縣喬映霞主持家政時,把其兄弟集中在一起,讓練有武藝的九弟先把一雙筷子折斷,接著又讓其一次折九雙筷子,結果折不斷,映霞喻意讓眾兄弟團結互助。

圖為山西商號里的東家和伙計們

  清朝乾隆末年,在典當業中已出現了所謂“江以南皆徽人,曰徽商;江以北皆晉人,曰晉商”的說法。“晉商”這一名稱的出現,說明清代山西商人已逐步形成一個地域性的商幫。清后期,山西票號在國內80多個城市設立了分號,從而形成了一個匯通天下的匯兌網絡,也是以鄉人為主體形成的山西商人群體。

圖為銀票                                                                     圖為銀票模具

  晉商不僅為我們留下了豐富的物質財富也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也形成了晉商文化的完整體系和晉商群體用之不竭、取之不盡的智慧寶庫。在醫院的經營管理中,我們應該不斷學習晉商精神,讓這種自強不息的進取精神、同舟共濟的敬業精神、兼容并蓄的團隊精神以及博大寬厚的經營胸懷在新時代綻放光彩。

  延伸閱讀

  喬家:“摻假”濟貧

  喬致庸做生意,講究一個“信”字。這可以說是喬家的傳統,是晉商的傳統,更是整個商界應該傳承的商業品格。古人常說,無信不商。對于喬家來說,更是如此。喬致庸從小耳濡目染,在他身上能夠看到喬家一貫守信的風格。再加上他從小讀著圣賢書長大,儒家當中所傳達的仁義禮智信更是讓他受益匪淺。在喬致庸眼里,寧可賠錢,也不能失信。他明白,信譽是商家的根基,是商號的命脈。

圖為喬家大院內景

  復盛西字號是喬家在包頭的一大商號,主要經營糧油,不管是質量還是分量都有所保證。要知道,在那個市場里,到處都是弄虛作假的商號。有些商家們在賣米面的斗上做手腳,缺斤短兩的事情屢見不鮮。喬家就靠著長期形成的良好信譽讓復盛西字號在包頭穩穩站住了腳,到這里購買糧油的人絡繹不絕。

  有一次,復盛油坊往山西運送一批胡麻油,經手的伙計為了從中謀利而在油中摻假。掌柜的發現后,將伙計痛斥一番。凡是喬家人都知道,信譽連著財路,信譽沒了,財路也就斷了。掌柜的命人倒掉整批摻假的胡麻油,重新換了貨真價實的胡麻油。這個舉動雖然讓喬家損失不少,但是卻為喬家贏得了守信的美名??撮L遠些,這個舉動足以為喬家吸引更多的商戶。

  喬家也有“摻假”時候,但是這種“摻假”卻非同一般。喬家的通和店在包頭的糧油店里是龍頭老大,東西從來不缺斤少兩,也不弄虛作假。長久以來,通和店在包頭市場上贊聲一片。每到年跟前的時候,就是通和店最忙的時候,達官貴人也好,平頭百姓也罷,都會到店里來買糧油過年。所有糧油店的白面、大米都是有等級的,有錢人自然能吃上好一些的米面,窮人家就只能買最普通的糧油。為了能讓窮人也吃上好糧食,喬家故意將上等米面摻到了普通米面里,并按照普通米面的價格賣給窮人。窮人們知道后自然是對喬家感恩戴德,也會常常光顧通和店。喬家之信,不僅是信譽,還有信義,而且對準的是每個人,不分等級,不分富貴,只要上門就都是客,就都該受到同等禮遇。有這樣的仁厚和誠信,喬家在商場博弈中便勝券在握。

圖為喬家大院的木雕藝術

  喬家票號沒落的時候,喬致庸的后人都在延續著喬致庸的信譽。20世紀30年代,中原大戰,經濟衰退,晉鈔貶值,晉鈔跟新幣之間的兌換比例大概是250000:1。這對當時的金融業來說無疑是個危機,但對于已經奄奄一息的喬家大德通票號來說,完全有望借機翻身。對所有的儲蓄戶都以晉鈔而非新幣支付,那么大德通票號就可以利用差價大賺一筆。但是,如果這樣做,喬家辛苦積累的信譽將毀于一旦。為了維護商譽,喬家毅然決定收晉鈔,支新幣,讓百姓手上的錢可以在各地自由流通。大德通最終還是倒閉了,可是喬家所留下來的商業精神卻成為晉商的驕傲,成為整個商界的財富。

  常氏家族:災荒年搭戲臺

  1887年,在中國歷史上是光緒三年。山西、陜西、河南、河北等省遭受了三百年來最大的一次旱災。其中山西是災情最嚴重的地方,顆粒無收的情形到處可見,災荒持續了三年。據清政府的官方文獻記載,當時山西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于這次災荒。

圖為常家莊園

  發生這樣嚴重的災情,商人當然也不可幸免,眾多的晉商家族中,常氏家族的損失尤為嚴重。當時支撐常家家業的主要生意是與俄羅斯商人進行的茶葉貿易,大量的茶葉從江南產茶區運往中俄邊境。大災之年糧食絕收,連人都要以樹皮、草根裹腹,平日里依靠大批牲畜充當運輸工具的隊伍,這時是無論如何也組織不起來了。由于商路的斷絕,過去晉商每年向俄羅斯輸出的20萬擔茶葉,銳減到8000擔。從這組數字就不難推測出常氏家族當時所蒙受的損失。

  為了不坐以待斃,常家曾想出各種辦法來渡過難關,包括省吃儉用,縮減開銷。但與此同時,令很多人不解的是,常氏家族在這個緊要關頭對外宣稱,拿出三萬兩銀子在家族祠堂中修建戲臺。這不是在這樣的困苦中擺闊氣,而是要用戲臺作為借口,給本村的和鄰村的鄉親們變相地賑災。也就是說,我常氏家族要蓋房,要鄉親幫忙,只要鄉民能搬動一塊磚頭,就給飯吃。賑災也不落一個施舍的名。

  常氏家族認為沽名釣譽的名聲是斷然要不得的,他們把自己的善良舉動,用修造戲臺這樣的借口掩蓋起來。而掩蓋樂善好施的真正目的,是要讓那些得以救助的人能留有自尊地咽下通過辛苦勞動換來的一餐一飯。大災持續了三年,常家的土木工程也持續了三年。當年被救助的窮苦人也好,今天為此感嘆的人也好,有誰能說清常家這個本以經商獲利為業的家族為此付出的代價呢?

  日升昌:亂世中的誠信

  1900年,八國聯軍攻占北京,北京城中許多王公貴戚、豪門望族都隨著慈禧、光緒逃往西安。由于倉皇,這些人甚至來不及收拾家中的金銀細軟,他們隨身攜帶的只有山西票號的存折,一到山西,他們紛紛跑到票號兌換銀兩。山西票號在這次戰亂中損失慘重,它們設在北京的分號不但銀子被劫掠一空,甚至連賬簿也被付之一炬。 沒有賬薄,山西商人就無從知道什么人在票號里存過銀子,更無從知道儲戶到底存了多少銀子。在這種情況下,山西票號原本可以向京城來的儲戶言明自己的難處,等總號重新清理賬目之后再做安排,這樣的要求可以說合情合理。因為來取銀子的難民剛剛經歷過京城的兵災,很多人甚至是親眼目睹了票號被劫掠的情況。但是,開中國銀行業之先河的日升昌票號沒有這么做,以日升昌為首的所有山西票號都沒有這么做。他們所做的是只要儲戶拿出存銀的折子,不管銀兩數目多大,票號一律立刻兌現。

圖為光緒皇帝賜給日升昌的“匯通天下”匾額

  山西票號這樣做,無疑是承擔了巨大的風險,面臨眾人的擠兌,再加上真假難辨,在這種局面下,票號經營者稍有不慎,就可能使自己的生意陷入滅頂之災。日升昌和其他山西票號面臨危難之時所表現出的膽識讓人贊嘆。他們不惜以不計后果的舉措向世人昭示了信義在票號業中至高無上的地位。以義制利的古訓被晉商透徹地理解之后貫徹在實踐當中。日升昌清楚地看到,來山西票號擠兌銀兩的多是王公貴族,他們的行為屬迫不得已,是國難所致。不論時間長短,災難是會過去的。這些人在京城的政治和經濟實力都不容忽視,為此從長遠看,票號冒一定的風險,有可能會給自己帶來更多更大的機會。

  以后的事實證明,日升昌的判斷是準確的。戰亂過后,當他們在北京的分號重新開業時,不但普通百姓紛紛將積蓄放心大膽地存入票號,甚至朝廷也將大筆的官銀交給票號匯兌、收存。日升昌為首的山西票號在擠兌風波中,以甘冒風險的代價換來了名利雙收。義利思想是明清山西商人的精神價值觀,人所棄我則取之,人所去我則就之,而公之業益饒,與人相對而爭利,天下之至難也。

  本篇選自中醫藥文化核心價值觀讀本《仁心無涯》。

彩票赢家